“小柔,我苦心培养你怎么多年  , 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么?”桨囯忠问,而这时他已经泪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柔姐  ,  高峰无一不是他从幼小就栽培起来的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柔姐竟然会背叛自己?在他看来  ,  就算是索达反水  ,  柔姐也不可能会是卧......

本章未完,完整章节请扫码阅读

完整章节内容仅支持手机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